正文
买房咨询热线:400-168-0387
位置:首页>今日头条>正文

研究《山海经》三十余年,他们重现了4000年前的

2021-12-24 14:22

1999年,孙晓琴绘制的历史性巨画《帝禹山河图》,面积达42平方米。

2014年,清华大学出版社再度邀请王红旗和孙晓琴,出版其著作,不仅内容做了修订,还补充了译文和彩图。然而很可惜的是,在《山海经全集精绘》正式出版前,王红旗于2018年因病离世。出版社的编辑为此写下了一段令人动容话:“我一直认为三千年来银河系里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传说中先秦时期刺史窦滔之妻苏蕙为丈夫所做的回文诗——《璇玑图》,然而直到我遇到了《帝禹山河图》! 我亲眼见证了最浪漫的组合,以及其共同创作的系列成果。”

30年的研究之路,从知命之年走到古稀之年。如果说《山海经》是一座信息宝库,那么王红旗和孙晓琴夫妇用他们的不懈努力和至诚热爱为我们开启了一扇通往宝库的大门,“走进来,你会看到一个光辉灿烂的文明世界,她的物质实体虽然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下,但是她的信息却是永存的”。

澎湃新闻独家专访《山海经全集精绘》、《帝禹山河图》绘者孙晓琴,一起揭开4000年前的华夏地貌之谜。

《山海经全集精绘》,王红旗编译,孙晓琴绘;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6-1

澎湃新闻:1997年,您和王红旗先生开始为《山海经》绘制艺术地理复原图。可以介绍一下,当时是一个怎样的契机决定去挑战这项艰巨的任务呢?

孙晓琴:大概从认识字开始,我就迷恋上了各种神话传说与故事,小儿书摊前常有我的身影。但对《山海经》的关注,是源于我先生王红旗的影响。

他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对数理化、文史哲均有兴趣,尤其是对古天文学、古地理学、物质的微观结构情有独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他就怀着极大的兴趣开始研究《山海经》,在多种自然科学杂志和社会科学杂志上发表过《我国远古传说与自然环境变迁》等多篇论文,并参加多次《山海经》学术研讨会。

我在家偶尔翻翻他手边的《山海经》,觉得这本书文字不多,十分艰涩,没什么曲折情节,倒是黑白小插图,有些古怪新奇。于是有一天,我对王红旗说:“我感觉你对山海经的研究,从文字到文字,虽然学术性很强,但是直观性差,不大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我们应当重新绘制全部插图”。王红旗立刻表示赞同。

山海经黄帝部落图

于是,从1997年开始,王红旗在参考了多部《山海经》研究著作之后,开始了对《山海经·五藏山经》的地理方位的全面考证工作,将《五藏山经》中记载的26条山脉500余座山的地理方位,与当今的每一座山及其相应的水系走向一一对应。我根据他对《山海经》地理方位的考证成果,以及《山海经》所记述的十八章内容,绘制出《山海经》艺术地理复原图。

总之,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可以说没有什么难度和挑战的感觉。

帝颛顼部落图

澎湃新闻:您二位之间具体是怎么分工呢?当时有定下什么计划吗?比如花多少时间完成?

孙晓琴:分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种情况是我绘插图,王红旗逐图做文字解说;另一种情况是,王红旗做学术研究和考证,我在他考证的基础上进行绘图。

他每天进行思考、研究和多方位考证,我每天一幅幅完成绘画,没有人为规定的时间限制,但大家有个总体目标——就是将他对《山海经》所有的研究成果尽可能地用画面的形式表现出来,再现远古文明,而这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机遇。

澎湃新闻:《山海经》中记述的自然环境与今天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何确定每一条水系、每一座山峰的具体位置呢?文字记述中还有很多错误和缺漏,这些情况怎么去弥补呢?

孙晓琴:对《山海经·五藏山经》所描述的26条山脉、447座山,以及相关水系的地理定位是一项艰苦卓越的工作。我先生首先要将所有信息装进自己一个人的大脑,然后将4200年前的华夏与今天的自然地理地貌景观、人文景观进行一一对应与对比,这个过程不但需要博闻强记,而且需要大量的联想研究和精确定位,参阅大量古地理文献,可以说那个时期,他的大脑几乎每天都处于高速运转。

五藏山经方位图

买房咨询:400-168-0387

相关资讯

热点关注

更多今日头条